主页 > 家居园区 >带你看看汉奸怎幺给日本女人洗澡:国人看傻了 >



带你看看汉奸怎幺给日本女人洗澡:国人看傻了


众所周知,日本人习惯男女共浴,而中国人就不行。

话说抗日战争期间,日本鬼子来到了中国,一日本高级军官将自己的夫人也带来了。日本女人要洗澡,于是就让一个汉奸给自己搓背。汉奸虽然满心不愿意,但是,摄于日本鬼子军官的淫威,不得不干,于是就与这个日本女人共同进了浴池,整个浴池就他们二人。

本文来源:参考之家

本文转载地址

那个日本鬼子军官在其他屋,过了一会儿,他觉得不放心,就冲进浴池,一看,那个汉奸正在卖力地给日本女人搓着背,日本女人光着身子背对着汉奸,汉奸双手在她背上卖力地搓着;再往下看,那日本鬼子看见汉奸的那话儿翘着呢!

于是鬼子大发雷霆,刷地抽出军刀,指着汉奸的那儿:「巴嘎!你的,这个,什幺地干活?!」

带你看看汉奸怎幺给日本女人洗澡:国人看傻了 

休息中的侵华日军,他们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带你看看汉奸怎幺给日本女人洗澡:国人看傻了 

日军摧残慰安妇

汉奸脑子轰地一下,不过反应很快。他马上拿起一个毛巾,搭在那上面。「报告太君,毛巾的挂!」鬼子一看,觉得有理,于是就点点头,「呦西呦西」满意地走了。

国民党女特工化身慰安妇:用身子虐杀日本兵日军侵华期间,在关东军里有一支以大队长山本龙二的姓氏命名的「山本大队」。

这是一支绝对的野兽战队,曾经以一千多人的兵力击败了国军一个整编旅五千多人的兵力。为此,「山本大队」深受关东军总部的厚爱,从军械装备到士兵的配备都是最好的。

「山本太队」的野兽精神除了表现在战场上的殊死拼杀外,对待-佔领区的中国百姓也是极其兇残,烧杀姦淫,无恶不作。

1932年6月,关东军总部为了鼓舞「山本大队」的战斗士气,派来一支由三十多名日本妇女—朝鲜姑娘组成的「慰安妇」小队,来为「山本大队」鼓舞士气,供「山本大队」的野兽官兵们发泄。

自从这队慰安妇进驻「山本大队」后,「山本大队」里的离奇死亡事件便一件接着一件发生了……

那天早晨,小队长川岛和掷弹筒班长藤田在慰安所里一夜销魂,刚离开后不久,就感到肚子疼痛难忍。军医以为川岛和藤田是得了痢疾,就给他们拿了几片治疗痢疾的葯,不料川岛和藤田服药后不久,竟然双双吐血身亡。

这可把山本龙二给气坏了,他喊来中队长麻宫小田,命令他要儘快查清楚川岛和藤田的死亡真相。

麻官小田下令对川岛和藤田的尸体进行解剖化验。

化验结果很快便出来了,在川岛和藤田的肠胃里发现了一种致命的毒药,正是这种毒药直接导致了川岛和藤田的死亡。

拿着验尸报告,山本龙二紧锁眉头。

「山本大队」驻地戒备森严,来这里的士兵都是经过了精挑细选和严格考验的,究竟是谁下的毒手?毒药又是如何被川岛和藤田眼下的呢?

麻宫小田说:「报告长官,军医和昨天晚上做饭的厨师已经被我控制住,军医是来自日本本土的大岛少尉。做饭的两个厨师都是中国人,一个因承受不住严刑拷打已经死去,另一个正在审讯中。」

山本拍着桌子骂道:「浑蛋,把疑犯打死了,还怎幺审问。你这就带我去,这个疑犯我要亲自审问。」

山本龙二赶到审讯室时,那个活着的中国厨师李大壮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

山本龙二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你只要告诉我,是谁在川岛和藤田的晚饭里下的毒,我就放你回家和家人团聚。」

带你看看汉奸怎幺给日本女人洗澡:国人看傻了 

被日军残暴拷打致死的慰安妇

站在一旁的翻译,忙把山本龙二的话翻译给李大壮听。

此时的李大壮早被打得魂都丢了,精神变得恍惚,听说山本龙二要放自己回家,他一会说是自己投毒了,一会又说是已经被打死的老赵头投的毒。毒药的来历,李大壮更是乱说一气,一会说是从草丛里採摘来的毒蘑菇,一会又说是做豆腐用的滷水。

山本龙二压着怒火,听完李大壮胡言乱语的供词后,扭头对麻官小田说:「这已经是个废人了,你再审讯他几天,如果再没有什幺结果,就直接把他和老赵头的尸体挂在院子里示众。我去看一下军医大岛那边的情况。」山本龙二刚要离开,一个士兵急匆匆跑过来报告,说又有两个上等兵肚子疼痛难忍后吐血而死,死亡癥状和川岛与藤田一样。

山本龙二听完大吃一惊,忙问:「他们两人也是离开慰安所后,肚痛吐血而死的吗?」

得到士兵肯定的答覆后,山本龙二低头沉思片刻,咬着牙下令说:「麻宫小田,你这就过去,把那天为川岛和藤田服务的两个慰安妇和今天为两个上等兵服务的慰安妇控制起来。另外,从今天起所有官兵的食物和饮水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再去慰安所娱乐。」

山本龙二控制慰安妇是有一定道理的。军医大岛已经被控制起来,两个中国的厨师更是一死一伤,除了军医大岛外,最后接触到中毒身亡官兵的人只有那些慰安妇了。

很快,四名慰安妇被麻官小田带人捆绑了起来。

这些可怜的女人,为了所谓的「圣战」,没日没夜地被那些兽兵们糟蹋不说,现在又要被严刑拷打。四名慰安妇里,有一个是日本人,另外三个都是朝鲜人。对待日本慰安妇,麻官小田还算是客气,那三个朝鲜姑娘就没有那幺命好了。麻宫小田亲自挥动着皮鞭,几分钟时间便把那三个朝鲜姑娘抽打得皮开肉绽。让麻宫小田恼火和不知所措的是,四名慰安妇的供词几乎是一致的,那些日军官兵们进了慰安所后一心想的就是要发泄性慾,哪有时间吃东西和喝水呢。

所有的官兵几乎都是一样的,进门脱衣服,趴在慰安妇身上发泄完后,直接穿衣服走人。甚至有很多官兵,人还没有进门,便已经脱光了衣服站在门外排队等候了。

带你看看汉奸怎幺给日本女人洗澡:国人看傻了 

遭到毒杀致死的日军

投毒的人既不是军医大岛,又不是中国厨子,最后接触过死者的慰安妇也没有机会动手投毒,那幺川岛、藤田和两名上等兵的中毒身亡又会是什幺人乾的呢?

这边投毒案件还没有理出头绪,关东军总部的作战电令便下来了。因战事需要,关东军总部电令「山本大队」火速赶往前线。

「山本大队」的官兵们听说就要出发上前线了,根本顾不得山本龙二的禁令,大家一窝蜂沖向慰安所。

打仗这种事情,健全人上去残疾人下来,活人上去死人下来;上了战场就等于是把自己亲手交给了死神,生死存亡都变成了未知数。生死都不知了,还有谁会在乎什幺中毒事件!死前能发泄就发泄,能行乐就行乐,完全就是在追求器官上的刺激了。

山本龙二太了解自己手下的官兵们了,此时的他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是,让山本龙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麻宫小田竟然死了。

麻宫小田这样的中队长是不用到慰安所里去排队的,他只要把自己相中了的慰安妇叫到自己的营房中就可以了。

接到麻宫小田的死讯,山本龙二瞪着通红的眼睛冲进麻官小田的营房。

那个供麻宫小田发泄的慰安妇叫美智子,原本就是日本国内的一个寡妇,为了支持大日本的「圣战」,寡妇们也把自己的身体捐献给了「国家」。

美智子一脸惊恐不安地坐在角落里,等候着山本龙二的发落。

山本龙二一把将美智子揪起来,说道:「告诉我,你对麻宫小田做了什幺?」

美智子惊恐地说:「我按照麻官太君的吩咐,为他唱歌跳舞,陪他喝了酒。醉酒后的麻宫太君又唱又跳,又哭又笑,我被他吓坏了……随后,麻官太君便命令我脱去了衣服……」

带你看看汉奸怎幺给日本女人洗澡:国人看傻了 

被摧残的慰安妇

山本龙二不甘心地问道:「然后呢?」

美智子低着头,眼里含着泪水,不愿意直接回答山本龙二的提问。

山本龙二抬手狠狠地抽了美智子几个大嘴巴,恶狠狠地骂道:「快回答我,你这个下贱的女人!」

美智子表情麻木地慢慢脱去身上的和服,她的身上布满了红肿的牙印。

美智子说:「报告山本太君,然后就是这样了……」

山本龙二愣愣地看了几眼美智子身上的斑斑伤痕,摇了摇头。战争让很多官兵变得残忍血腥,连对待本国的慰安妇也愈发地摧残起来。

山本龙二挥了挥手,让美智子穿上衣服离开了。他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看样子这些可怜的慰安妇们并不像是投毒的兇手,那幺究竟是什幺原因导致手下的官兵们中毒而亡的呢?

这时,一个小队长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报告山本大队长,又有七名官兵先后中毒,吐血而亡。」山本龙二听完头都大了,还没有出征上前线,他手下的官兵们便纷纷离奇地中毒死亡。

一时之间,山本龙二觉得,有个死亡恶魔的阴影笼罩在整个「山本大队」的头顶上。

前线战事紧急,山本龙二只好暂时把这件事情放下。

当天下午,山本龙二的部队便匆匆赶往前线。

这场战争远远超出山本龙二的预料,由于中国军队的拚死抵抗,「山本大队」死伤惨重,再加上来前线之前「山本大队」里发生的系列中毒死亡事件,日军官兵的士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低。甚至,有不少士兵掏出从家乡带来的「千人缝」,开始跪在地上祈祷。

为了鼓舞士气,山本龙二不得不採取特别手段,他下令让后方的慰安妇们马上赶往前线劳军。

带你看看汉奸怎幺给日本女人洗澡:国人看傻了 

被凌辱致死的慰安妇,躺在席子上被活活弄死

这种用慰安妇火线劳军的方法,在以前的战场上山本龙二曾经屡次使用,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这次他之所以没有把慰安妇带到前线,就是因为之前在「山本大队」,发生的离奇系列死亡事件。但是,现在是战争胜败的关键时刻,山本龙二已经顾不得太多,必须靠慰安妇的肉体来鼓舞官兵们的士气了。

在后方的慰安所里,慰安妇们一听说要去火线劳军,个个吓得面如土色。

原来,那些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日本官兵们个个都粗鲁野蛮得很,尤其是那些受了伤和打了败仗的官兵,他们会把怨气全部撒在这些可怜的慰安妇身上。这些官兵们心理扭曲****,慰安妇们稍有不从便会被打得鼻青脸肿,甚至被当场开抢打死。

美智子面无表情地对在场的姐妹们说:「大家都快去洗个澡吧,我们要用乾净的身子去犒劳我们的勇士。」说完,美智子起身走出房间。

洗澡的地方就在房后一处用木棍搭建起来的棚子下,周围围着一圈白布,像是中国老百姓家里有人去世后搭起来的祭棚。

美智子走进棚子后,快速地从自己的兜里掏出几块军用香皂,放在水池旁边。

慰安妇们陆陆续续走进棚子,有几个慰安妇发现水池边的香皂后,惊喜地跑过去,攥在手里。按照日军的规定,只有正规部队的官兵享有物资配给,她们这些慰安妇根本享受不到任何配给,吃、穿、用一律要自己花钱来买。

所以,即便是几块日军官兵们遗忘在水池旁边的香皂,也会让慰安妇们非常开心。

慰安妇们刚刚洗完澡,接她们上前线的大卡车就停在了她们房前。两个日军的军曹像是驱赶牲口一样,把这些慰安妇们赶上了车。大卡车冒着黑烟,像个醉汉一样地摇晃着,载着这些可怜的女人们直奔前线而去。

大卡车停在.距离前线阵地不足两百米的一道战壕前,按照山本龙二的指示,这条一米多宽的战壕将成为慰安妇们的临时慰安所。慰安妇们从大卡车下来后,忙一路小跑着躲进战壕里,并把随身带来的棉被铺在战壕的沟里。

然后,就或躺或坐,等待着官兵们从前线下来后,在自己的身体上发泄兽慾。

山本龙二在两个卫兵的护卫下,走进战壕亲自视察这些慰安妇的準备情况。

前几日麻宫小田和几个日军官兵的中毒死亡事件,让山本龙二的神经都绷紧了,他不想再有什幺意外发生,尤其是在中日军队交战的关键时刻。

山本龙二经过美智子身边时,脑子里突然蹦出麻宫小田死后,美智子赤身裸体,伤痕纍纍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情景。山本龙二用手指了一下美智子,说:「你,跟我走。」

美智子跟在山本龙二的身后,在战壕里转了几道弯,来到了山本龙二的前线指挥所里。

山本龙二上下打量着美智子,突然说道:「脱衣服。」美智子顺从地脱去身上的和服,赤条条地躺在旁边的「榻榻米」上。

山本龙二并没有像其他官兵那样野兽一般地扑向美智子,他拿起桌子上的一瓶清酒,用一块白布蘸着清酒开始慢慢地擦洗美智子的身子。

残酷血腥的战争,使很多日军官兵都或多或少有些****,美智子不知道山本龙二接下来会怎样摧残自己,她的身体忍不住地颤抖起来,清酒擦在她的皮肤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山本龙二似笑非笑地说:「美智子小姐,你不要紧张,我是帮你消消毒。」……

美智子几乎是被山本龙二的卫兵从作战指挥所里抬着走出来的,这个山本龙二摧残起慰安妇的手段比那个已经死去的麻宫小田有过之而无不及。

鑒于美智子的身体情况,卫兵并没有把美智子直接送回「战前慰安所」,而是把她搀扶到不远处一个堆放草料的木头房子里,卫兵对美智子说:「山本大队长让先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再去慰安所劳军。」

卫兵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美智子突然一跃而起,一招漂亮的「锁喉剪」,生生地掐断了卫兵的脖子。

美智子快速地脱下身上的和服,换上了卫兵的衣服。然后,美智子把卫兵的尸体拖进草料堆里,用草料掩盖了起来。

换上了军装的美智子混在一群日军伤兵里,爬上了一辆运输伤员的大卡车,离开了战争前线。

美智子离开后不久,「山本大队」的日军官兵们便纷纷中毒,肚子疼痛难忍,吐血而死。就连山本龙二本人也不幸中毒,还好的是他的中毒状况比其他日军官兵们要轻许多。

就在「山本大队」内部乱作一团的时候,对面的中国军队像是得到了什幺信息,向着日军阵地发动了猛攻。被中毒事件困扰着的「山本大队」根本无法抵挡中国部队的猛烈进攻,经过短时间的交火后,「山本大队」全军溃败。

这次战斗让「山本大队」伤亡过半,将近三分之二官兵的尸体丢在了阵地上,再也无法回日本去了。关东军总部一怒之下撤掉了山本龙二的大队长职务,把他调到总部当了一名作战参谋。至此,「山本大队」从关东军里彻底地捎失了。

转眼间就到了1945年9月,侵华日军正式向中国军队缴械投降。

这天,瀋阳日军战俘集中营里来了一位叫赵丹婷的国军少校女军官,她是军统局派来专门负责审讯日军战俘的特派员。

赵丹婷来到战俘营后,认真翻看着日军战俘军官的花名册,突然问道:「投降的日本军官里怎幺没有山本龙二的名字?」负责管理这个日军战俘营的是国军上校李同方。

李同方回答说:「或许是他已经切腹自杀了吧?关东军得知日军战败投降的消息后,有很多军官都选择了切腹自杀,来表示自己对天皇的效忠。」女军官想了想后,说:「不会的,别人我不知道。山本龙二是不会自杀的,我想要看一下战俘的照片。」

李同方为难的说:「这个战俘营里关押着近万名日军战俘,赵特派员,您是要一张一张地都看一遍吗?」赵丹婷用力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时间里,赵丹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本一本认真仔细地翻看每一个日军战俘的照片资料。当她翻到一名叫「田川太郎」的日军曹长时,忍不住拍响了桌子,自言自语道:「山本龙二,我就知道你不会自杀的!」

很快,那名叫田川太郎的日军曹长便被带进了审讯室里。

赵丹婷盯着他,用日语问道:「山本龙二,你还认识我幺?」田川太郎一副无辜的样子,说:「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叫田川太郎。」赵丹婷扭头对旁边的几个国军士兵说:「你们先出去吧,我有话要对这位『田川』先生说。」

国军士兵离开审讯室后,赵丹婷一点一点,慢慢地解开了自己军装上的纽扣,在她的身上赫然出现一个用烟头烫成的「樱花」图案。田川太郎獃獃地盯着赵丹婷身上的「樱花」,吃惊地说道:「你,你就是那个慰安妇?」

赵丹婷冷笑了一下,说:「山本大队长的记性不错啊。没错,我就是那个让你的『山本大队』撤掉了番号的慰安妇。你想知道你的部下们是怎幺中毒死亡的幺?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

原来,日军侵华期间,军统局局长戴笠为了刺探日军情报,向日本本土派去了很多国军间谍,赵丹婷就是其中的一个。当日军以随军女兵的名义,在日军本土征慰安妇的时候,赵丹婷便借用一个叫美智子的假身份报名参加了随军女兵。

为了消灭侵华日军,赵丹婷不惜牺牲自己的肉体,来供那些兽兵们发泄、摧残。对于赵丹婷来说,慰安所就是她杀敌的战场,只不过是杀敌的方式不同罢了。那些兽兵们在慰安妇身上发泄的时候,常常会亲吻和撕咬慰安妇的身体。

于是,赵丹婷便通过秘密渠道将这一消息报告给了军统局。时间不久,一种外形酷似日军军用香皂的剧毒香皂便秘密交到了赵丹婷的手里。同时,一道军统局的密令也传到赵丹婷的手中。密令上写着:「山本大队」

作战力极强且烧杀姦淫、惨无人道,命令赵丹婷借用剧毒香皂想尽一切办法在「山本大队」中製造混乱,同时要寻找机会除掉山本龙二。也就是说,那些中毒的日军官兵都是通过亲吻和撕咬慰安妇的身体而中毒身亡的。

狡猾的山本龙二因为在摧残赵丹婷之前,用清酒擦洗了赵丹婷的身子,才侥倖躲过了这一劫。

得知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山本大队」竟然是毁在眼前这个女人的手上,山本龙二像个受了伤的野兽咆哮着扑向赵丹婷。

赵丹婷早有準备,她狠狠地一脚踢在山本龙二的下身,山本龙二怪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赵丹婷掏出腰间的手枪,对準了山本龙二。山本龙二怪叫道:「杀了我吧,你这个臭女人。」赵丹婷冷笑了一下,对準山本龙二的大腿根部连开数枪。山本龙二痛苦地捂着号叫个不停。

赵丹婷冷冷地说:「我不会让你死的,但是你这辈子也别想再糟蹋女人了。」说完,赵丹婷转身,狠狠地关上了审讯室的房门。

更多精彩请关注个人主页 https://www.facebook.com/sanyin081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