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视点电子 >器官移植协调师廖丽凤:茶几上常堆满「凤梨」,这是期盼器捐别中 >



器官移植协调师廖丽凤:茶几上常堆满「凤梨」,这是期盼器捐别中


「当无常,当死亡,这幺无情接近我们的时候,难道什幺都不做吗?」「不!我们一起去跟它要一些东西回来。」──这是今(2019)年5月上档的公视连续剧《生死接线员》中,器官捐赠协调师与家属之间的对白,他们串联起生命的消逝与重生,说「不」的时候,往往是鼓励对方,不要放弃善的信念。

台湾器捐移植需求九千多人 实际捐赠仅三百多人

台湾目前等候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包括心、肺、肝、肾、胰、肠等器官,和眼角膜组织的人数,共有9660人;不过,捐赠数2018年仅有327人,差异相当悬殊。

如果有一天你走到生命末期了,会愿意捐赠器官吗?

对照真实人物——台北荣总器官移植小组的资深协调师廖丽凤,从她面对各种「捨」与「得」的情境中,也许会得到一些启发。

台湾自1987年起,颁布第一部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此后,器官捐赠移植协调师居中成为最核心的角色,一直以来却鲜为人知。

廖丽凤进入台北荣民总医院工作,今年正好30年了,自护理专科毕业后,从外科病房到加护病房,紧接着加入器官捐赠移植团队,担任协调师至今,也已满18年,在国内总共不到百名的协调师中,是少有的资深。

「协调师就是要把各单位来的人,都做一个很好的串联,包括捐赠者、受赠者、家属、医疗团队到社工师,有时候要面对检察官,就是一条龙服务。」廖丽凤说,早期器捐环境尚未成熟,也没有所谓「SOP」,因此凡事都得经由协调师来处理。

协调师的工作内容有哪些?从评估、照顾捐赠者、司法相验、询问家属意愿、器官摘取分配、找到受赠者,到术后追蹤。许多时候,都要面临大众对于器捐的「拒绝」。

然而,又有那幺多生命等待拯救,应该怎幺办?

器官移植协调师廖丽凤:茶几上常堆满「凤梨」,这是期盼器捐别中Photo Credit: 廖丽凤提供
廖丽凤刚担任协调师时,曾协助这名小病人成功换肝,目前对方已经是高中生
大众听到掉头就走 难以放下生死

她形容刚入行的自己「傻不隆咚」,面对大众对器捐的误解,她能拿出的是无尽的耐性,曾经陪伴家属,在加护病房蹲了3个多小时。在器捐风气未盛行的年代,协调师的种种努力,还曾被唤为嗜血的「秃鹰」。

尤其在意外事故中,家属对突如其来的结果,一时间几乎难以接受,会不停否认医疗结果,伴随盛怒的情绪,质疑院方为什幺没好好救人。

身在第一线,她曾在宣导现场,遇到掉头就走的民众,还有人动辄觉得这是诅咒,对她恶言相向。

因此,廖丽凤的办公室里,茶几上常堆满「凤梨」,她说「都是协调师自己订的。」这个代表「旺来」的水果,医院其他单位总避之唯恐不及,但在这里却是期盼器捐别中断的象徵。

她如今已能理解,进而转念,「说服别人没有SOP,他也许还没学会生死和放手,需要多一点时间。」

器官移植协调师廖丽凤:茶几上常堆满「凤梨」,这是期盼器捐别中Photo Credit: 陈鸿文摄影
凤梨俗称「旺来」,通常被医护人员列为禁忌水果,然而器官捐赠不能中断,协调师合力团购一大箱
如果可以,你想为世界做些事吗?

那幺,要如何让人愿意思考器捐?在陪伴的过程中,她会引导家属了解病情,共同思考病人的优点,如果有「乐于助人」的特质,就再进一步探问,「如果可以,你想帮他做一些事吗?」当家属听到器官捐赠时,反应通常会先沉默一阵,或是止不住地哭泣,慢慢才能理解延续他人生命的本意。

她记得一名癌末病人,刚入院就表达捐赠的意愿,也签下器捐同意书,法定的亲属也都同意,但在最后一刻,独独岳父强烈反对,并威胁提告院方,最后因此作罢。

同样是家属的转折,也可能往好的方向发展。曾有一名在北京工作的台商,因呛伤造成脑部缺氧,紧急搭乘救援专机返台,如此大费周章仍无力回天,当询问家属器捐的意愿时,老妈妈捨不得又感到为难,表示要「掷筊」才能决定,竟连连掷出「圣杯」,最后同意儿子的器官捐赠。

廖丽凤也看过不少家属,表示突然翻到病人的器捐卡,或是祷告问天父,以及其他信仰的指引,让原本反对器捐的决定,得以有转圜余地,也让她如此相信着,「存善念,做好事,老天都会来帮你。」

器捐后身体会不会破碎?其实不会影响外观

面对不少家属担忧,「器捐后身体会不会零零落落?」她总再三保证,其实器捐绝不会支离破碎,也不会影响外观,同时请託医疗团队好好缝合伤口。

她曾看过一名家属,在接过父亲的遗体后,却罕见地露出微笑,好奇询问下,对方说:「从没看过爸爸有这幺慈祥的表情」,他才知道这名女儿,过去父女间有些误解,却在父亲完成器捐手术后,得到生死相安的慰藉。

廖丽凤的两名孩子受到影响,大女儿国中时就签下器捐卡,小儿子则在她週末勤走基层社区时,协助摆摊宣导,也不避讳一起讨论死亡议题,「我连遗嘱都跟他们说好了。每天睁开眼,看到许多人无法善终,自己要先交代清楚。」她语气坚决。

「有人告别世界了,却能成就另一个生命的新生,其实生命的循环,是很美的。」她说。


关于器捐,我还想知道……如果我未来想捐赠器官,应该怎幺做?

答:认同大爱助人的理念,可透过网站签署「器官捐赠同意书」,列印亲笔签名后邮寄,或到全国各医院、卫生所、健保署等服务窗口,索取同意书填写邮寄,并申请注记器官捐赠意愿于健保IC卡。

在现行法律下,除了捐赠者本身的意愿之外,也要取得2位捐赠者家属的同意书,并且进行2次脑死判定,才能进行器官捐赠。因此,对器官捐赠认同者,平时应向亲友表达此想法,一旦发生意外脑死时,亲友即可协助完成心愿。

什幺是「活体捐赠」?

答:除了脑死病人可将有用器官捐赠给别人之外,平时可捐赠其中一枚肾脏,给予需要的三等内近亲。另外,我们亦可捐赠骨髓给需要骨髓移植的病人。

摘取器官的过程是否尊重生命?

答:以台北荣总移植团队为例,在进行摘取器官手术前,会先进行一个特别的「仪式」,医疗团队会先播放一段「祝祷词」,在那一分半内,所有人安静下来,默祷感谢捐赠者,表达充分尊重。

延伸阅读从临床医疗人员的角度,看《生死接线员》的5个不足之处谈《生死接线员》:器官捐赠不是劝来的,是在转念之后形成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