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模型航空 >真糊涂?假糊涂? >



真糊涂?假糊涂?


◎张慧康(高雄宣道会内惟堂主任牧师)

经文:撒母耳记上十三章1-23节

苏格拉底(BC469-399)是古希腊哲学家,被誉为西方的孔子。他有句名言:「除了我知道我的无知,其他我一无所知。」当时他被誉为全雅典城里最有智慧的人,相传有人向德尔斐神坛求问,有没有人比苏格拉底更有智慧?德尔斐神坛回答:再没有别人了。但苏格拉底没有很开心,反而他自己完全被这个回答困惑住了,因为他自己明白,对于智慧之道他一无所知。但是,神又不可能撒谎。

于是苏格拉底开始访查许多当时自认很有智慧的人,把许多问题请教他们。他们虽然高谈阔论好像什幺都知道,但其实并不了解自己在说什幺。于是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何被誉为最有智慧的人。因为他除了知道自己的无知,其他的,都一无所知。

不过,这答案可能还是未能让人满意。毕竟我们人生在世,若充其量只能知道自己的无知,其他的一无所知。即使这样已被认为很有智慧,仍未感到圆满。

透过圣经的记载让我们发现,有些人自以为聪明,却被上帝看为「真糊涂」。但有些人被世人普遍认为是糊涂人,事实上却是「假糊涂」,因为他有属神的真智慧。

到底什幺是真糊涂?什幺是假糊涂?圣经教导我们辨别真假糊涂的关键在哪里呢?

一、当现实情况愈是危急窘迫,考验真假糊涂的时候就要到了!(1-7,16-23节)

圣经一开始说「扫罗四十岁登基。他在统治以色列的第二年」,表示这是他统治以色列初期的事情。因为他被膏立为王的任务就是从非利士人手中把上帝的子民拯救出来(撒上 9:16),所以他要组织常备军来积极备战。他从以色列人中选出了三千人应该都是年轻力壮。他亲自带领其中的两千人到密抹和伯特利山,另外一千人给他儿子约拿单留在便雅悯境内的基比亚,这也是他们的老家(撒上10:26)。

约拿单年轻力盛,初生之犊不畏虎,主动请缨要攻打迦巴的非利士驻军。扫罗在各地吹响号角,通告以色列众人要备战,大家也纷纷回应扫罗的号召聚集在吉甲。非利士人也调兵遣将要攻打以色列。「他们有三万辆战车和六千骑兵,步兵多如海边的沙」显而易见的,这是一场比例悬殊的军力。要知道,战车对当时的意义来说就像二次大战期间有坦克车一样,这是非常先进的军备,但连以色列国全盛时期的所罗门王在位期间,他们的战车只有一千四百辆而已(王上10:26),非利士人的战车竟有三万辆之多!

于是,当非利士大军来到伯亚文以东的密抹驻扎在那里(圣经学者称为密抹之役,是扫罗登基初期与非利士人主要的战役)。以色列人看见敌军压境根本连打仗的想法都没有,纷纷躲进山洞、丛林、石穴、地洞和坑里,只求保命要紧。

另外有些人躲得更远来避难。他们乾脆过了约旦河,逃到迦得和基列,在以色列东部那裏。但扫罗仍然留在吉甲,跟随他的人虽然没有躲进山洞,也都害怕得发抖。可见当时情势的危急险恶,整个局势对以色列人来说是非常不利而窘迫。

16-23节也记载当时情势的险恶。非利士人在密抹这里集结大军,分成三队往北、西及东南三方面準备对以色列人发动突袭:「扫罗及其儿子约拿单和随从留在便雅悯境内的迦巴,非利士人则在密抹扎营。非利士人分成三队施行突袭,一队前往书亚境内的俄弗拉(往北),一队前往伯•和仑(往西),一队前往边境地区(往东南),那里可以俯瞰旷野附近的洗波音穀。」

但要命的是,以色列全境除了扫罗与约拿单,竟都没有人有刀枪可以作战。因为整个铁匠生意都被非利士人垄断了,不让以色列人製造兵器,以至于他们打仗竟然没有刀枪可用。平日他们要磨些耕田的器具还要到非利士人那裏去找铁匠。正因为是垄断生意,所以非利士人收费非常昂贵:「磨锄或犁要花八克银子,磨三齿叉、斧头或赶畜棒要花四克银子。」整体来说,以色列人真的被他们压制得死死的,即使要反抗要打仗却连个像样的兵器都没有,真的很惨。

有道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平常我们聚会分享,或坐着听道,讲到信仰的原则该怎幺样做可能都很清楚。但是当自己像以色列人那样陷入危急窘迫的情况时,该怎幺办呢?我们能否还头脑清楚,能按着平日知道的圣经原则去做?是真糊涂了呢?还是假糊涂?这就是我们面对考验的时候了!

二、真糊涂的人选择迁就现实,不信靠神(8-15节)。

先前两段经文1-7节,16-23节都在叙述当时整体情势对以色列人的不利。但8-15节才是本段经文要探讨的重要问题。首先让我们看到的是:真糊涂的人有个记号,情势危急他选择迁就现实,不信靠神:「扫罗按着撒母耳所定的日期在吉甲等了七天,可是撒母耳还没有来。扫罗的军兵开始溜走。于是,扫罗说:『你们把燔祭和平安祭带到我这里来』。他就献上了燔祭。扫罗刚把燔祭献完,撒母耳就来了,扫罗出去迎接他,向他问安。撒母耳对扫罗说:『你做的是什幺事?』扫罗答道:『我看见手下的人不断离我而去,你到了约定的时候还没有来,而且非利士人就聚集在密抹。我想非利士人就要到吉甲来攻打我们了,但我们还没有向耶和华求助,我迫不得已,就献上燔祭了。』撒母耳说:『你真糊涂!你违背了你的上帝耶和华的命令。祂本来要使你的王位在以色列永远坚立,但现在你的王位不能长久了,耶和华已经找到一个合祂心意的人,要立他做百姓的君王。因为你没有遵守耶和华的命令。』撒母耳离开吉甲去便雅悯境内的基比亚。扫罗数了一下跟随他的人,约有六百人。」

我们不知道为何这幺军情危急的时候,扫罗等了撒母耳七天要请他主持献祭大典,竟然他迟到。按当时中东列国的惯例,战争既是国之大事,打仗前一定要集结大军请祭司献祭才有神的赐福与同在使战争得胜。撒母耳迟到,但也没有不来,在扫罗刚献完燔祭还没献平安祭时他就来了。但是撒母耳没给他扫罗王面子,反而当众质问他做的是什幺事?

11节: 扫罗答道:「我看见手下的人不断离我而去…」他把事实陈述出来:参与圣战的百姓等得不耐烦,已经纷纷散去。「你到了约定的时候还没有来」他认为撒母耳也要负责,因为他迟到。「而且非利士人就聚集在密抹。」他观察出情势的需要,非利士人正在密抹集结,随时有可能下到吉甲发动攻击。「但我们还没有向耶和华求助,我迫不得已,就献上燔祭了。」他以为若没有依循惯例先献祭,没有神的同在与赐福他不敢贸然开战。所以他辩解他是不得已的,主观上并没有僭越祭司职权的恶意。

你是否同意他的辩解呢?有些圣经学者似乎被扫罗说服了,认为他真是无辜的悲剧人物,甚至认为错的应该在撒母耳(谁叫你来这幺晚呢?还怪我喔?)

但从圣经的原则来省察,我们仍然要说,他似乎没想到,其实他还有另一个选择可以更好—自己去祷告上帝!局势不利情况窘迫,扫罗他自己可以祷告,等候神的指示;自己未必非得代替撒母耳献祭不可!因为神听祂儿女危急的呼求。更何况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要带领整个国家的军队打仗,危急关头上帝岂会不理不睬?

扫罗他是眼看人愈走愈多,怕人都走光了该怎幺打仗啊?所以赶紧献祭想把人留住。他似乎担心人,看环境,更甚于要凭信心单单来敬拜神!

「没有信心的人不能得到上帝的喜悦,因为来到上帝面前的人必须相信上帝存在,并相信祂会赏赐一切寻求祂的人。(来11:6)。」神很看重我们的信心。任何人献祭若是以信靠神的态度献上祭物尊荣祂,神都悦纳。但像扫罗王这样以献祭为手段,目的是要把人留住,是选择向环境靠拢,神反被当成一个摆设,并非信靠神尊荣神。

三、真糊涂的人不明白神要的是听从而非献祭。

13节让我们知道扫罗王的罪名:违背上帝的命令并没有遵守。造成一个直接的后果是他的王位不能长久了。因为上帝要的是他得听从祂的话,而非用献祭来取代:「撒母耳说:『你真糊涂!你违背了你的上帝耶和华的命令。祂本来要使你的王位在以色列永远坚立,但现在你的王位不能长久了,耶和华已经找到一个合祂心意的人,要立他做百姓的君王。因为你没有遵守耶和华的命令。』

平心而论,当圣经说扫罗违命献祭,并非限定为君王者一律不可献祭。因为后来的大卫、所罗门王都有献祭且蒙神悦纳 (撒下 6:13,撒下 24:25;王上3:4) 。因此有些圣经学者认为扫罗他此时的「违命」与献祭无关,但又因为上帝事先说了什幺命令要扫罗遵守也没讲,所以我们永远也不知道扫罗这里是出了什幺状况。

但整个上下文脉显示:扫罗此时正等着撒母耳来献祭,后来他等不及就自己献了,导致撒母耳来了看见他献祭,便质问他做的是什幺事,扫罗也为他的献祭做辩解。所以我们认为这里的重点,还是在讲献祭的事。

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呢?答案是:上帝此时既然要撒母耳献祭,不要扫罗献祭,他便应听从主命。上帝在教导我们一件事:听从神这件事,是没得商量,没有替代品的。我们有时会想以「做什幺事」来取代听从神;但听从神,就是听从神,是没有替代品的。

有句英文讲得很好:If He is not the Lord of all,He is not the Lord at all.如果祂不能在凡事上作主,祂就根本不是主。校园团契饶孝辑牧师曾公开见证到,他念成大时非常热爱建筑,很想当建筑师。但上帝呼召他要当传道人,让他陷入挣扎。他曾经问上帝可不可以他稳定聚会就好?可否以后当建筑师带职服事?尔后任何教堂的设计都免费奉献?结果这些条件上帝都不答应,就是要他当传道人。他才明白:顺从神就是顺从神,这件事没得商量。当万王之王发出祂的命令要我们遵从他的呼召,我们就是听话照做,才是真正的尊荣祂。

结论:真糊涂?假糊涂?

在扫罗违命献祭的事件中,很多人为他叫屈,打抱不平。有的说他情非得已,王位因此被废实在莫名其妙。有的认为这只是撒母耳失去领导权之后的反扑,看见自己祭司职权被剥夺心有不甘才对他这样严厉。我想,我们会那幺同情扫罗,想替他说话,是因为我们在那样危急窘迫的情况下恐怕也会做出与扫罗一样的事情。

但圣经说: 「其实你们的上帝耶和华就是你们的王。(撒上12:12) 」。如果以色列的君王不能听从神,可以凭自己的喜好「选择性听从」,那神的主权就打了折扣(到底谁是主啊?但那是神万万不能容许的。

纵认扫罗违命献祭是情有可原。但此例一开,后面更严重的情况就出现:神要扫罗把亚玛力人及牛羊骆驼和驴全部杀掉,一个不留。但扫罗只杀掉瘦弱无用的牲畜,把上好的牛羊留下来享用。(撒上15:9)可见他始终对上帝的话选择性地听从。

回到刚开始苏格拉底的那个问题:怎样才能脱离愚昧,不当糊涂人而拥有真智慧呢?箴言9:10 说的好:「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一个人若真知道这整个世界都是上帝造的,祂是万有的主宰,在一切事上理当享有至高的主权。他因着敬畏神就甘心听从,把上帝的话看作比圣旨还大的命令,他的真智慧便由此而来。即使世人看他是个糊涂人,但也是「假糊涂」。因为他有属神的真智慧!

但真糊涂的人,是把上帝的话放在一边,心里充满现实利益的计算。就像扫罗打的算盘:再不献祭人都走光了还怎幺打仗?所以仓促之间赶紧献祭,想把人留住。

但献祭是要献给神的,神是否悦纳他如此行呢?在他的辩解里他却一字不提。在神眼中,其实他是个真糊涂的人(行事愚昧)。因为他不听从神,把神放一边,神不悦纳他的献祭,他的王位就坐不久了。

讲完扫罗王违命献祭的事件,对今天的我们来说,有何提醒呢?第一、来教会作礼拜就是敬拜神,信靠神的态度很重要。我们口唱的诗歌,献上的祷告,读圣经、听讲道,投进去的奉献,整个来说这都是在敬拜神,也是在献祭(讚美祭,来 13:15-16)。因此我们省察自己要有信靠神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要听从神的吩咐,这件事没得商量。愿上帝帮助我们,真认识神是这天地的造物主,宇宙独一的真神,祂在一切的事上都有至高的主权。我们只有以无比敬畏的心听从祂,照祂的吩咐去行,这才是对祂的尊荣与敬拜。妄想用别的代替听从神,只是自欺欺人,凸显自己是真糊涂罢了。因为他并不知道神真正要的是什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