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模型航空 >【字游行.巴黎】日落巴黎 >



【字游行.巴黎】日落巴黎


【字游行.巴黎】日落巴黎

(摄影︰SabrinaYeung)
【字游行.巴黎】日落巴黎
(摄影︰Marcus Lo)

「日落巴黎」是香港文青熟悉的电影Before Sunset的中文译名。男女主角在维也纳短暂相遇、分开,九年后于巴黎重遇。其实1989年时,张国荣、锺楚虹和张曼玉也拍过一套音乐特辑叫《日落巴黎》。这些俊男美女的爱情追逐令巴黎固有的浪漫形象再添一分。但对于我此等穷困留学生来说,日落巴黎说穿了就是一个不怎样需要花钱的活动。夏令时,巴黎差不多要到九点、十点才日落,而过了七点后,空气变得微凉。我与朋友就相约一起到巴黎的高地野餐看日落。懂音乐的人带乐器弹奏,喜欢静的人带书出来看,有些则打羽毛球和踢毽。其实用「活动」这个词也可能太正式了一点,因为它不过是大家趁着一年好景君须记的时节,在室外聚聚而已。不过,既然看日落是大家共同会做的事,那巴黎甚幺地方可以看日落呢?其中一个地点应该是蒙马特高地(butte Montmartre)。

左拉(ÉmileZola)于《贪慾的追逐》(La Curée, 1871)中,就以类似印象主义的笔触写下从蒙马特高地看到的巴黎日落:

这是秋天时分。苍白的穹苍下,城市变得无精打采,远远望去,像一片虚弱的灰色[…]太阳沉没在一块红色的巨云后,一层轻雾弥漫天空,无数的金黄,杂染了淡红色的金黄,跌落在城市的右岸,玛德莲教堂和杜乐丽花园上。

从蒙马特高地望出去,巴黎城只有一个虚弱的轮廓,被强调的是光线和色彩的变化,以及它们于物件上的效果,轻雾更使人物眼前的物象创出模糊的视觉──一如莫内(Claude Monet)的画。

这是夏天的景象。如果是冬天,读者可以去巴黎老佛爷百货公司(Galeries LafayetteHaussmann)顶层的咖啡店La Terrasse,一边喝着热饮,一边从另一个角度看巴黎市中心的日落。但必须是在冬天,因为这家咖啡店晚上八点半关门。看日落前,读者可以先去老佛爷百货公司逛逛,看它的新艺术(art nouveau)建筑风格。差不多时间了就坐电梯上顶层的咖啡店。六点开始,从咖啡店的平台望出去,可以看到埃菲尔铁塔背后,一块又一块的姹紫嫣红,渐次暗淡,留下宁静而深沉的天空。

记得有一次在这间咖啡店里,一个喜欢英国文学的朋友跟我说了写《洛丽塔》(Lolita)的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的一篇短篇小说,名字叫《日落的细緻》(Details of a Sunset, 1924)。故事是说一个普通的售货员正满心欢喜地去他未婚妻的家。途中坐电车时,他踏错脚,然后敍事者说:「真的很蠢!差点被一辆巴士辗过了。」紧接着,敍事者描写了一段黄昏街道的景色:

街道是宽阔和无忧无虑的。夕阳的颜色涌满了半个天空。顶层和屋顶淋浴在瑰丽的霞光里。那里,马克(男主角)可以分辨出半透明的门廊、柱子上的浮雕和壁画、爬满月季花的架子[…]在好像能够摸到的黄金波浪里,这些建筑物的狂喜渐渐模糊,轻盈地、如节日地,渐渐后退至天际。马克不明白为甚幺他以前从没留意过那些景物的陈列,那些位于天空高处的圣殿。

和作品标题一样,这篇小说细緻地刻划了日暮西垂时街道的景象。故事最后说,男主角马克不知道为甚幺自己以前从没留意过这样的风景。其实他不仅没有留意过日落为街道镀上一层金黄色的风景,他也没留意到他的未婚妻与前情人旧情复炽,将要离他而去。他也没留意到自己原来上电车踏错脚时,真的被一辆巴士辗过了,送了去医院,几天后便死去。所以敍事者那句「差点被一辆巴士辗过了」其实是一个不可信任的敍述,这句句子之后的描述全都是马克昏迷时的想像。因此,那个马克突然注意到的日落,其实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日落,因而描述得如此细緻,如此入微。他觉得街道是无忧无虑的,因为他不知道他想像中的婚礼不会来,不知道他的肺部将会在三天后吸完尘世的最后一口气。

左拉笔下的日落是印象主义式的日落,纳博科夫的则是一个死亡视野下的日落。而我的呢?我看了六年巴黎的日落,它象徵着我的青葱岁月,我们没有钱,就这样在日落前聚在一起,大笑大叫,就像海明威的句子所说的那样:「那时候我们很穷,却很快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