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模型航空 >【字游自在】瑞士白葡萄之王 低调中放光芒 >



【字游自在】瑞士白葡萄之王 低调中放光芒


瑞士葡萄酒以“物以稀为贵”之姿,出现在全球葡萄酒领域,以致世人对它的独特性魂萦梦牵。心动不如行动,在瑞士旅游局安排下,《中国报》走进2007年被列为世界遗产的拉沃(Lavaux)梯田葡萄园心脏地带,找出那里的葡萄如何得天独宠、那里的酿酒师为何独爱把瑞士“白葡萄之王”莎斯拉(Chasselas)酿成酒的答案。


【字游自在】瑞士白葡萄之王 低调中放光芒西蒙沃格尔(右)和慕德沃格尔把手守住这亩良田,把对葡萄酒的爱酿在酒里头。

首次到瑞士就见识过洛桑(Lausanne)和沃韦(Vevey)之间如油画般美丽的葡萄园梯田,后来,拉沃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可是,一直都未有机缘走入其心脏地带,直至今年四月初春,终于把这些年来多次的过门不入改为专程到访,也把遥望转为近看。

从苏黎世机场搭两个多小时的火车,直达“奥运之城”洛桑,见着洛桑旅游局媒体公关经理塞巴斯蒂安(Sebastian Marcelis)后,随他再度搭上火车,前往8分钟火车程外的格兰沃(Grandvaux)。

格兰沃是一个位于拉沃葡萄园中心地带的葡萄园村庄,过去,这里的人们在陡峭山坡上开垦葡萄梯田,因此,走过的园地都有石墙围起,园与园之间则留有曲折石路。

当我跟塞巴斯蒂安徒步走过上上下下的石路时,不得不由衷佩服当地村民每天需要消耗的力气,此趟要前往的地方是克罗伊酒庄(Domaine Croix Duplex)。

踏进酒庄大片梯田葡萄园,近看有日内瓦湖,远望有阿尔卑斯山脉群峰。初春晨光穿透漫天的云卷云舒,洒落在满山满湖满园满阳台。在这个连阳光都温柔的地方,怎舍得让说话声惊扰这让人难以抗拒的静世大美呢?

不一会儿,酒庄第3代掌舵人西蒙沃格尔(Simon Vogel)和慕德沃格尔(Maude Vogel)走了出来迎客,兄妹俩身着轻装,予人感觉这里365天都可以拥有度假心境。

【字游自在】瑞士白葡萄之王 低调中放光芒克罗伊酒庄的故事始于梯田间的葡萄园。祖辈梦想开始的地方

我们在一个可以把眼前静好全纳入眼帘的品酒区坐了下来,聆听西蒙兄妹说起他们如今的拥有,源于1929年祖父塞缪尔沃格尔(Samuel Vogel)到此地后,对它的一见钟情。

“当时,他是一名液压工程师,来到拉沃葡萄酒产区公干时,爱上了这里的景观、葡萄酒……”因为爱上了,其祖父索性在小村庄格兰沃买下一片地,并自己盖了栋房子,自此住了下来。

约见兄妹俩的葡萄园地,正是他们的祖父葡萄酒梦想开始的地方,“他着手种植葡萄,并通过有经验邻居的指导,还有大量阅读书籍,边当工程师边学习葡萄培植法和酿酒技术。”

这一头栽进去就是25个年头流光易逝,不过热情难减,其祖父无师自通通往酿酒师之路,并把那激动其心的灼情,酿在葡萄酒里头。

【字游自在】瑞士白葡萄之王 低调中放光芒非常陡峭的葡萄庄园外石砖路,相当考步行者的肺活量。

“刚开始,家里有3公顷葡萄园。”在70年代初期,其双亲接手这门小小的家族生意,“他们辛勤地工作,也很幸运有了3个负责任的孩子为他们干活……”语未毕,慕德已迳自笑起来。

故事还是继续,“酒庄的生意逐年增加,如今,我们在不同产区都有葡萄园,以拉沃为主要产区,沙布莱(Chablais)也拥有葡萄园,加起来共约30公顷大。”

她们家的葡萄园,除了种莎斯拉,还有种黑比诺(Pinot noir)、白苏维翁(Sauvignon Blanc)、佳玛蕾(Gamaret)等葡萄品种。

4岁干农活葡萄园为游乐场

西蒙沃格尔毕业于瑞士桑冉葡萄酒培植和酿造学校(Changins School of Viticulture and Enology),而慕德沃格尔也有葡萄培植的专业知识,但他们血液里流淌的不只有这些。

西蒙说,从祖父身上,尽管他不具有专业知识,但他理解到,对工作必须拥抱热情;至于父亲身上,他学会基础酿酒知识,再到学校进行一门深入的学习。这是他俩体内所积累的生命“财产”。

慕德接着言道:“祖、父辈传承下来的激情,一直被我们带在身上,自小就不认为会去做别的事情。”这也是一门家族企业,他俩投入到葡萄酒领域,有必然的远由,亦有偶然的近因。

“打从4岁开始,我们已经在葡萄园里‘工作’了。”慕德如是忆述,“尚记得,小妹在四五岁的时候,我们在采摘葡萄,于是也给了她一个不会伤害到她的圆形剪刀。”

“当时,也没有适合她的身型的小尺寸雨衣,我们就只是剪了垃圾袋,充当小型雨衣。”她笑言:“在葡萄里工作,我们都非常开心。”葡萄园就是他们的天然游乐场,葡萄则是他们的大自然玩具。

长大后,小妹远居在南非,慕德与西蒙则继承了家业,“哥哥负责一切跟葡萄酒生产有关的事,在葡萄园、在酿酒过程中,他是老板。”

“我更喜欢与顾客交谈,10年前投入家族生意以后,顾客沟通成了我的责任,于是,公司行政、营销或接待顾客是我的工作范围。“各取其长,各得其所,“这是非常棒的事。”

从上一辈流传下来的自律,以及对酿造葡萄酒的热爱,这才是让克罗伊酒庄的故事得到延续的关键。

【字游自在】瑞士白葡萄之王 低调中放光芒依山而建的葡萄园,与波光粼粼的日内瓦湖跟壮丽俊伟的阿尔卑斯群峰相守、相望。土质佳阳光足酿出矿世琼浆

亲临瑞士葡萄园重镇,怎能绕过此区域最着名且最古老的葡萄品种莎斯拉的话题,当然,也少不了轻啜浅饮莎斯拉葡萄酒一杯。

这是出产自瑞士的白葡萄品种,有“白葡萄之王”的称号,“它源自于日内瓦湖区,因此,莎斯拉在这里生长得特好、特容易,也是此地非常受欢迎的特殊品种。”

许多欧洲葡萄园都有种植莎斯拉葡萄品种,但多半用作鲜食葡萄,而瑞士人最早、最常用它来酿造葡萄酒,以致这款出自瑞士酿酒师手中的白葡萄酒拥有非常高的质量。

“我觉得,我们拥有最好的气候和风土(terroir),尤其拉沃的土壤非常不同,对莎斯拉起着莫大影响。”这天然因素使得每个产区的莎斯拉葡萄各具特色。

口感柔顺,尝过想续杯

此区葡萄之所以成为上好酿酒原料,当地一直有个“三个太阳”的说法,第一道是直接照射的阳光,第二道则是湖水折射的阳光,还有梯田石墙在日间折射与吸收太阳的光与热,晚间释放出第三道阳光,以致于拉沃约800公顷的葡萄园梯田,得天独享充分光照与热照。

除了地理优势,还有地质条件,“它不像众所周知的夏多内(Chardonnay)或是苏维翁(Sauvignon)属于本质中性的葡萄,莎斯拉葡萄会适应和汲取所生长土壤的特殊性。”

“这里有许多不同种类的土壤,假如你往东部走的话,那里的葡萄生长在石灰岩(limestone)上;若是往这里走的话,则是偏向于砂质的土壤,比较多砂砾。”

“这些土壤的所有特征,都可以在我们酿造的葡萄酒中找得到。”她对我们说,当地人都把莎斯拉葡萄酒称作“矿物葡萄酒”,里头有满满的矿物感(minerality)。”

“当你品尝两种莎斯拉葡萄酒时,你肯定可以发现其味道体现不同的层次感,即使它们来自同一个酒庄,那是因为土壤的关系。”简而言之,莎斯拉的表现能根据土壤和气候的变化而有所回异。

拉沃产区的特殊风土条件,使得每款莎斯拉葡萄酒,以不同层次感、浓郁度的果香、花香、矿物味展现世人眼前,激起人们对它的无穷探索。

聊到一半,慕德突然自责顾着聊天,忘了为我盛一杯来自她家酿造的莎斯拉葡萄酒。平常没有饮葡萄酒习惯,这一回,带有轻淡果香味,加上口感柔顺的莎斯拉,令我会有想要续杯的冲动。

西蒙涉足此领域已25年,他是该国法语区备受尊敬的酿酒师,在妹妹眼里,他是最好的酿酒师,尤其擅长酿造莎斯拉葡萄酒。

“他知道如何根据风土使其变得独特,也把其独有味道表现出来,并非所有酿酒师都能做得到。”

妹妹以赞美语气说出哥哥的优秀,“这是他的专长。”至于如何做到这个制高点,妹妹马上代他回答:“这是秘密……这也是他的天赋呀!”

哥哥以法语表达了他对莎斯拉的了若指掌,“它是最难酿造的葡萄酒之一,因为它非常敏感,香味也较为寡淡,在酿造过程中,若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就无法停止或者是重新调好它了。”

尽管如此有挑战性,但在他家酿造的26种葡萄酒中,他依然对当中9种莎斯拉情有所钟,“因为他爱它。”惟有够爱,才会酿成义无反顾的独爱,犹如“三个太阳”独宠着此地的葡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