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视点电子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一人舀水,一人搓揉粉末,一人帮忙拉紧薄布,一起炮製斐济「特饮」Kava。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Waka的根部可磨成粉末製作Kava。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斐济总统府外的警卫也穿着苏禄裙。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政府机构门外矗立着穿上苏禄裙的斐济国父Ratu Sir Lala Sukuna的雕像。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男学生穿着苏禄裙上学,几型喎!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大家可参加Sigatoka River Safari的河上之旅,乘坐快艇极速在西格托加河上飞驰,瞬间抵达在岸上的原住民村落。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沿岸美景处处,在快艇上随手一拍已有货。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牲畜在河中休憩喝水。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岸上常见村民骑马经过,一派悠然。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村民会为参观村落的旅客在脸上涂抹爽身粉,据说是当地的传统。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比牛车更原始的牛车,见过未?
【字游行.斐济】那种快乐,突然被我需要
妇女在右耳别上花朵,代表已婚。

「降两度」(张敬轩)以女装完成了一连六场演唱会,不禁想起哥哥当年的长髮长裙高跟鞋。十多年过去,不论是媒体还是观众,依然有人对「男扮女装」或「女衣男穿」感到兴致勃勃,连张敬轩也忍不住回应大家︰「有人话我係drag queen,呢个社会边个唔係dragqueen?社会上个个人都唔係做自己。」香港人惯了为车为楼为工作为结婚为生仔,迷失自己,现在连别人穿甚幺说甚幺都要来说三道四,难怪香港人的快乐指数逐年下降。

说到快乐指数,自从前年去过斐济之后,发现斐济人的快乐都不是流的,不知这与他们的传统「特饮」Kava有没有关係。Kava是一种泥啡色的饮品,做法非常简单,将植物Waka的根部磨成粉末之后,将粉末置入薄布中并加入清水,用手搓揉一番,残渣隔走了,泥黄色的液体缓缓流到下面的盘子之中,做法类似台湾爱玉,但斐济人製作Kava时却唸唸有词,是祷告,也是祝福。当地人将Kava当水来喝,欢迎及招待宾客时,也一律奉以Kava,想当然,那是一种与人为善的执着。经过双手搓揉的泥黄色液体,看着并不讨好,轻呷一口,似乎也没甚幺可怕,味道倒是有点像参茶,据说当中含有镇静剂成分,有助减压放鬆,难道就是斐济人的快乐秘密?

传统日常苏禄裙

刘江华未做局长之前,已经识得歎斐济名产Fiji Water,这款水在原产地自然要便宜得多,才不过十元八块,竟然跟平日在香港便利店见到的樽装水同价!除了Fiji Water和每年一度的七人榄球赛,大家对斐济这个地方的认识理应不多。其实斐济跟香港一样,曾经是英国殖民地,一九七○年从英国独立后即成立共和国,兼容各式人口和宗教,然而,主流的基督教信仰并未凌驾斐济人的传统与习俗,例如街上一个个在下身围上苏禄裙(Sulu)的男女,依然落力将斐济的文化传统保留下来。

是的,斐济男人都着裙。他们穿的苏禄裙,就是一条像印度沙龙一样的大围巾,那是斐济最传统与正式的服饰,星期日不少人上教堂,他们都喜欢围上色彩鲜艳的苏禄裙,用来遮掩膝盖以下的身体部位,衣着庄重,表达出对信仰和传统的敬意。我们到斐济旅行,乘坐快艇在斐济主岛维提岛(Viti Levu)上最长的河流西格托加河(SigatokaRiver)上飞驰,半小时后到达当地人在河岸上的原始村落,每条村落都有一间像空置货仓一样的社区会堂,斐济人在这个会堂接待我们,除了要求男女都在腰间围上苏禄裙,还得拿掉帽子和太阳眼镜才算尊重。

斐济男人爱戴花

除了着裙,斐济人不论男女,更喜欢在耳边别上花朵,一般是大红花或鸡蛋花,配合他们无忧无虑的国民性格之余,原来还有一层实际意思——别在左耳代表未婚、别在右耳则是已婚,游客看着觉得好玩,其实这也是斐济人的传统之一。

无论是男人戴花还是着裙,从来都不是甚幺新鲜事。斐济以外,缅甸男会以「笼基」(Longyi)配人字拖,不丹人则是「帼」(Gho)衬长筒袜,当然,还有大家熟知的大格呢布苏格兰裙。着裙的男人,其实比比皆是。要说斐济人快乐得不在乎别人眼光,也不尽然,只是衣着之事就如吃饭喝酒,只有靓与唔靓,没有对或不对。

当然,活在「斐济时间」(Fiji Time)内的斐济人,根本亦没将这当一回事。所谓「斐济时间」,不是具体的时区或时间观念,而是斐济人独有的一套生活态度。下大雨了,车子被困在泥泞之中,「Fiji Time!」;航班误点了,不知要delay到甚幺时候,「Fiji Time!」;晨早要赶行程?「Fiji Time!」不慌不忙,不急不赶,所谓「活在当下」,听就听得多,但真正明白的香港人,应该很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