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引资要性 >【字游行.德国】德国黑森林 >



【字游行.德国】德国黑森林


【字游行.德国】德国黑森林

这些天只做几件事:入山、打坐、听虫声、鸟鸣、看马,与猫游戏。


从法国的Orgon坐DB到Baden-Baden,再转铁路就抵达Gernsbach——其中一个黑森林的入口。当把自己从城市释放出来,进入一种截然不同的状态,感觉很容易就会遇到好事,像是会遇到好客的德国人,在剪草的时候看到一脸茫然,失去方向感的他者,会邀请他们进屋,给你一杯水,并且翻找收藏在房间某个角落的本地地图,亲自带你们去目的地,并在沿途分享他年轻时作为一名海军,曾经抵达过香港的故事。「做海军不需要懂游泳啊!船懂游泳就行了!」简单的英文有着无穷的诗意。


步上山,就是房东太太的家,她曾是一名大学讲师,专研美术史,20多年前从慕尼黑搬来这个被众山环绕的小镇,只是希望孩子能在一个自然的环境中成长,她不厌恶慕尼黑,言谈间甚至不乏讚美之辞,只是无论多好的城市,都会令人生病,是因为城市就是病源体吗?然后想到香港的郊野公园被虎视睨睨,对比之下,不禁感歎。


在这裏,直面自身的时间变多了,开始想起一些从前不曾记起过的事。还是我披着社畜皮的日子,在一个下雨的晚上,邀约了一个有成瘾问题的朋友做访问。那是我第一次直面一种真实的「瘾」,不断被拷问着,因着这种瘾而从根部开始腐烂的内心。记得他说,当「瘾」发作的时候,他会不断买一切关于网球的东西,如球拍、杂誌、诸如此类的网球装备,并因此欠下百多万卡数。为甚幺是网球?他也不知道,与自己的兴趣好似也无直接关係,只是一具载体,转移他现实中遇到的难过与不快。房间堆满了这些很多甚至从未开封过的物品,阳光透不进来,灰尘肉眼可见,就像一只怪物。他如此形容那个阶段,双眼好像布满了一滴又一滴像是油污的黑色物体,慢慢遮盖住双眼,他知道自己是看得见的,但内心某一部分亦已盲目。在一次短期出家的课程中,当他出关,看到山及天空,突然哭了出来,那时候他感到自己流的不是眼泪,而是黑色的物体,他哭了许久许久,像是要一次过把污蔑的东西全部排泄出来。只是,当回到城市,那种「东西」还是会在眼睛累积。


突然想起这件事,因为内心总是有一种警剔,彷彿某部分一直响着低迴的警号,只是城市太嘈吵,让我们听不见。说起「瘾」,我们的「瘾」也多了去,坦白说也没有那个自信,能够挺起胸腔说出自己能够控制住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欲望,更可怕是有一种恐惧:或许久居在城市的我们也拥有着一对相同的眼睛,只是视网膜已习惯了那是现实,低下头,不看前方,前方是怎样的成色,其实也无所谓了吧。


一起打坐,其实是房东太太的提议。她好像曾经患过一场大病,对于身体的频率及能量特别敏感。甚幺是虚弱的状态,甚幺是亢奋的状态,如何令自己平缓起来,拥有彷如深山或流水涧般的音频,低调而余韵悠悠。于是就跟她一起打坐。由于左手一直配载着一条木製的珠子手绳,倒成了帮助观呼吸及数息的道具,有时候小猫会因为好奇而不断黏过来,不理会就好。在城市也不是没试过静修,只是在黑森林居住的日子,才真真正正第一次感到,自己是真的离开了城市。有时候觉得内心无法静下来,就先让身体疲倦下来:入山。黑森林有无数登山的路线,森林之大,当然不乏各种动物,听他们说,就有山猪、狼、熊、兔子等等。有一些非常古老的路线,众树缠绕,塌下的树亦多,横断了山路,就手脚并用攀爬过去,阳光照不进来,一副衰颓败落之境,然而却没有城市带给我们的失落感,眼前哀枝塌树的景象,只是告诉我们:那就是生命的状态,没有好坏或美丑之分,它呈现在我们眼前,仅仅是一种生命的状态:野生的苹果树,浪漫的乱石及岁月的溪谷。


有几天,一直在下雨,当日上山了,半路又回去。人太胆小,有时候好像听到某种动物的低哮。害怕得急速逃离。开始直面自己的情绪,有时候不禁诧异,原来要识破自己对自己的谎言,不比意识自己对别人的大话容易。开始觉察到那些是不带情感的言语,甚幺时候需要远离对话;甚幺时候需要拆除栏栅。只是,别人也有自己的想望与规程,不一而足,唯有在错开的时候,尝试不让自己的肘子或肩膀撞到对方。


**实用APP推介:

如果想要到德国黑森林行山,可以尝试用一下「Schwarzwald」这个app,胪列了许多黑森林行山路线,并提供离线下载路线图,只要下载了,开着GPS不需要网络就能定位,全副身心投入走路的过程,远离即时通讯的烦嚣。

IMG_0065

进入页面按Wandern→Wanderuungen就能搜索路线。

Screenshot_20180725-221812

Screenshot_20180725-221821

KARTE就是会显示路线图。

按进路线按Offline specichern就能离线下载路线,并自动储存至登入页「Merkzettel」内。
Screenshot_20180725-22203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