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引资要性 >【字游行.布拉格】广场的灵魂︰布拉格浪漫再定义 >



【字游行.布拉格】广场的灵魂︰布拉格浪漫再定义


【字游行.布拉格】广场的灵魂︰布拉格浪漫再定义

胡斯纪念雕像下刻了一句铭文
【字游行.布拉格】广场的灵魂︰布拉格浪漫再定义
布拉格罗曼蒂克的气氛令情侣陶醉。
【字游行.布拉格】广场的灵魂︰布拉格浪漫再定义
小朋友最爱漫天飞舞的泡泡。
【字游行.布拉格】广场的灵魂︰布拉格浪漫再定义
打扮成巨型熊猫的艺人卖力地卖萌。
【字游行.布拉格】广场的灵魂︰布拉格浪漫再定义
从高处俯瞰布拉格,红砖屋瓦最是动人。
【字游行.布拉格】广场的灵魂︰布拉格浪漫再定义
晚上的布拉格又是别一番风貌。

我们对世界各地的认识,总是基于某种定型的想像,例如提到巴塞隆拿自然会联想到「热情奔放」,提到埃及便会想到「神秘文明古国」。说到布拉格,不免会将她跟「浪漫」挂勾,中学时代听林一峰的《重回布拉格》和蔡依琳的《布拉格广场》,都为布拉格塑造了浪漫的基调,或许我们这一代,都是先接触流行文化,然后才开始主动认识一个地方,这教我想起一个经验,当年还是学生的我是因为看了张国荣的音乐特辑《日落巴黎》而有了游巴黎的冲动,也是因为看了《春光乍洩》,而有不曾游过阿根廷的伊瓜苏瀑布就不足以言痛的执着。

无疑,布拉格的日与夜都是浪漫的,她的浪漫在于街头巷尾每个建筑的细节,圆润石块铺成的古街、优雅昏黄的煤气街灯、鳞次栉比的赭色屋顶、立了无数女神、圣徒、武士、神兽雕塑的直柱横樑,都是瑰丽无比;但我却不想用「浪漫」这两字概括她,生怕一旦将她归类和定型,对她的认识便会流于狭隘,忘记城市的特质本是流动、複杂和多变的。


老城广场︰布拉格的活力与朝气

这年暑假,游了捷克几个地方,其中一处是布拉格。在布拉格逗留了五天,住在老城区的公寓里,因此每次出入定必经过老城广场(又名布拉格广场或胡斯广场)。老城广场是布拉格老城区的心脏,始建于10世纪,广场中央有一座胡斯纪念碑,围绕广场四周有各个历史时期的建筑物,罗马式、哥德式、巴洛克、洛可可、文艺复兴、新古典主义等建筑风格都包罗其中,而旧市政厅、天文钟、提恩教堂、圣尼古拉教堂、火药塔等着名建筑物都在附近,因此站在广场中间,单看建筑艺术也足以令人流连忘返。

不过,最吸引我的,还是广场上聚集的街头艺人和游客,从烈日当空到日落黄昏,广场都是人从人往,游人络绎不住。在胡斯铜像旁边,有街头管弦乐团忘情演奏;中央的空地有艺人用长绳子拉出大大小小的泡沫让游人拍照,漫天飞舞的泡沫,令广场比任何主题乐园更梦幻;在泡沫消散处,有打扮成巨型熊猫的艺人卖力地卖萌,做出各样可爱的动作,跟孩童打成一片;在广场与马路连接的地方,则有身穿复古服饰的骑师坐在神骏的马匹上,接载游客游古城;当然少不了打扮成铜像的艺人,以有趣古怪的姿态神情,吸引游客打赏支持。无论你投入其中,还是在旁记录,都会被广场上热闹气氛感染,感受到整个城市的活力与朝气。

广场,作为城市的公共空间,是市民社交、休闲和受教育的地方,市民可以在那里阅读、睡觉、以艺术表演等方式维持生计,广场也是外来旅客休憩、透过卖艺的方式赚取旅费、感受城市风貌的重要场所。广场文化体现的既是建筑物本身所蕴含的文化,包括地域特点、建筑物本身的艺术设计和历史意义,同时亦指广场上的文艺活动所体现的文化,为群众提供休閑娱乐的公共空间,以满足群众精神文化和生活的需要。

在布拉格老城广场,乐韵悠扬,可以看到雅俗共融的表演,各表演者有足够的表演空间,亦能互相尊重;可是在香港因为「土地问题」,若希望表演者能自律表演,看似不可能。过往尖沙咀码头约有四个表演位置,空间由街头表演者互相协调,一直相安无事,但自从旺角的表演者转战尖沙咀后,昔日一个位置成了三个表演单位竞逐的空间,甚至某些歌艺社更使用大杀伤力的扩音器材,不理会其声量对其他表演者和游客造成的滋扰,这实在令原本自由、开放的公共空间带来极大的破坏,甚至影响整个城市予人的印象。

布拉格由于土地宽广,规划城市时会将商业区和住宅区分开,更会在商业区提供足够的公共空间,让街头艺人长期在该区卖艺,形成一个旅游景点。可是香港城市的规划,并没有考虑在闹市为市民提供公共空间,政府更在《公用契约》中授予发展商极大权力,在休憩用地内列明严格的使用规则,令表演者不可以自由使用拨出的私有地方。就如近日时代广场入稟高等法院,控告音乐人李冠杰(Jay Lee)及其组织的表演者,在地面露天广场举行音乐表演造成滋扰和阻街,可是时代广场于本年三月,却与音乐平台JOOX合作在露天广场主办三十多场露天音乐会,吸引了大量歌迷和市民围观,同样造成声量过大、阻街等问题。发展商的双重準则,未免给人「龙门任搬」之嫌,也扼杀了自由表演者为广场文化注入新元素的可能。


「彼此相爱」︰不断追求梦想的情怀

一个城市的朝气,必然在于其街道、广场能否让人当下感受到自由和包容性,让本地人和外来人共同分享欢乐和美感。在布拉格老城广场,不同时间、不同位置都有不同的卖艺者交替表演,能互相尊重,游客也能从中感受自由和喜悦。但自由并非必然的,老城广场街头卖艺的自由是经过一个卖艺权益倡议团体Buskeville多年争取,才能让街头表演者不用填表缴费,在广场自由演出。在网上看了Buskerville的年轻发言人的访问,他表示「想要自由,想开放公共空间,你要努力。人人都应该关注公共空间的自由。想改变社会,你要成为改变力量的一份子。」的确,改变始于关注与争取,街道和广场本是市民实践公民权利的地方,民众身体力行,成为规划和参与的一份子,是改变的必要条件。

不仅如此,广场的魅力也来自它的多变性,走进其中的人不可能预期自己将会遇到甚幺人、甚幺事、看到甚幺绘画、戏剧、音乐、舞蹈等艺术演出,由于在广场上人与人的相遇是偶发性的,这个製造机缘让人相遇的场所,正是广场最有魅力的地方。黄昏时的老城广场,街头表现者逐渐散去,市民及游客会三五成群坐在石地上,以亲吻、拥抱、摄录等方式捕捉老城的风采和韵味。一天晚上,恰巧我又再路经广场,见提恩教堂被夜灯照得极像魔法城堡,便在广场找了一个空旷的空间坐着欣赏。

提恩教堂外表深沉神秘,两座80米高的黑色尖塔极像两道火焰熊熊向上燃烧,教堂是后期哥德式建筑,右边略为粗壮的黑色塔尖代表亚当,左边纤细一点的塔尖象徵夏娃,当我正想到亚当与莉莉斯的传说会不会更配合这座黑色城堡时,一个外国的小伙子忽然蹲下身,跟我攀谈起来,我也展示出听众该有的风度,听他手舞足蹈地说着。他告诉我他已来了布拉格好几天,第一次来到城市煞是兴奋,从未离开过家乡的他,觉得世界很大,要终其一生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他得知我来自香港,便对香港很好奇,问我香港是一个怎样的地方,我告诉他香港是由一个又一个广场组成,像置地广场、太古广场、希慎广场、新都会广场、新城市广场,每个地区都有一座垂直的广场,但没有一个广场像这里。他说瑞士有的只是山和水,天天如一,让人腻得很,我说香港只有车和尘,腻的生活没有甚幺不好,如果有山有水有足够的爱;他说他还年轻,不想单单停留在瑞士生活,要往外边跑,我说瑞士是全世界人梦寐以求渴想在那里生活的地方。那晚,两个来自世界不同角落的人,在一个已有900年历史的广场里展开一段微妙的对话,正是广场给人难以预料的惊喜。

后来,我才知道老城广场是胡斯派聚集反对教廷的地方,而广场旁边的胡斯像正是纪念这位宗教改革家对抗罗马教廷的英勇精神。胡斯批评教廷以出售赎罪券作为敛财手段,又认为每个人都有诠译《圣经》的权利,教宗训示若与《圣经》内容不符则不必遵守,他的主张大大动摇了教廷和权贵的地位,最终以异端邪说罪逮捕他,经历八个月的牢狱折磨,最后在城门口被活活烧死。胡斯的殉道,引发更多支持群众激烈抗争,并与罗马天主教会和罗马帝国展开长达15年的战争。

由15世纪反抗教廷的「胡斯战争」,到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乃至于1989年推翻共产政权的「丝绒革命」,老城广场一直见证着民众的呼声。在胡斯纪念雕像下刻了一句铭文——“Milujte se, pravdy každému přejte”(彼此相爱,愿真理给每一个人)看到这句铭文,细想这次旅程的所见所闻,我不得不承认布拉格真是浪漫的。她的浪漫不只是情侣之间的「罗曼蒂克」,布拉格的浪漫,更是对梦想不断追求和实践的情怀,是人民对公共政策的参与,对艺术文化的重视,乃至于在历史变革中对自由和真理的热爱,凡此种种,才是布拉格真正浪漫之所在,也是我在布拉格广场当下的感受。



上一篇:
下一篇: